当前位置:首页 >  热门问答 > 陆游的《钗头凤》让人泣血感人,你知道唐婉是如何回复的吗?
陆游的《钗头凤》让人泣血感人,你知道唐婉是如何回复的吗?
发布时间:2019-03-28 20:12:40 编辑: lhw

当然知道,唐婉后来也回了一首《钗头凤》,亦让人泣血感人。但回答问题,需要认真考究,比如说,是否真有沈园的故事。

沈园故事最早见于三家宋人笔记:陈鹄的《耆旧续闻》、刘克庄的《后村诗话》和周密的《齐东野语》。而这三人当中,又以陈鹄的生活年代与陆游最为接近。

TT学习网

陈鹄说自己在沈园亲眼看见了陆游在壁上的题词。

《耆旧续闻》第十卷写道:

余弱冠客会稽,游许氏园,见壁间有陆放翁题词云:“红酥手,黄滕酒,满城春色宫墙柳。东风恶, 欢情薄,一怀愁绪,几年离索。错!错!错!春如旧,人空瘦,泪痕红浥鲛绡透。桃花落,闲池阁。山盟虽在,锦书难托。莫!莫!莫!” 笔势飘逸, 书于沈氏园。辛未三月题。放翁先室内琴瑟甚和,然不当母夫人意,因出之。夫妇之情,实不忍离。后适南班士名某,家有园馆之胜。务观一日至园中,去妇闻之,遣遗黄封酒果馔,通殷勤。公感其情,为赋此词。其妇见而和之,有“世情薄,人情恶”之句,惜不得其全阙。未几,怏怏而卒。闻者为之怆然。此园后更许氏。淳熙间,其壁犹存,好事者以竹木来护之。今不复有矣。

淳熙是南宋孝宗皇帝的年号。按照陈鹄的说法,在1174年至1184年间,沈园的陆游诗壁尚存。陈鹄还提到了陆游发妻的和词,但是内容不完整。刘克庄是淳熙年间生人,他没有亲眼见过沈园诗壁,沈园故事是从陆游的学生那里听来的,情节也不太一样。

《后村诗话》写道:

放翁少时,二亲教督甚严。初婚某氏,伉俪相得,二亲恐其惰于学也,数谴妇。放翁不敢逆尊者意,与妇诀。某氏改事某官,与陆氏有中外。一日通家于沈园,坐间目成而已。翁得年最高,晚有二绝云:“肠断城头画角哀,沈园非复旧池台。伤心桥下春波绿,曾见惊鸿照影来。” “梦断香销四十年,沈园柳老不吹绵。此身行作稽山土,尤吊遗踪一泫然。” 旧读此诗,不解其意,后见曾温伯,言其详。温伯名黯,茶山孙,受学于放翁。

陈鹄和刘克庄都没有记录陆游的发妻姓甚名谁,只说是某氏。至于陆游休妻的原因,陈鹄的说法是陆游母亲看媳妇儿不爽,刘克庄的说法是陆游父母认为媳妇儿耽误了儿子的学业。至于沈园相会的细节,刘克庄的说法是陆游和发妻互相看见了对方,仅此而已,甚至连《钗头凤》都没有提到。

周密生活的时代离陆游最远,他记录的沈园故事反倒各种谜之详细。

《齐东野语》第一卷写道:

陆务观初娶唐氏,闳之女也,于其母夫人为姑侄。伉俪相得,而弗获于其姑。既出,而未忍绝之,则为别馆,时时往焉。姑知而掩之,虽先知挈去,然事不得隐,竟绝之,亦人伦之变也。唐后改适同郡宗子士程。尝以春日出游,相遇于禹迹寺南之沈氏园。唐以语赵,遣致酒肴,翁怅然久之,为赋《钗头凤》一词,题园壁间云:“红酥手,黄藤酒,满城春色宫墙柳。东风恶,欢情薄,一怀愁绪,几年离索。错!错!错!春如旧,人空瘦,泪痕红邑鲛绡透。桃花落,闲池阁,山盟虽在,锦书难托。莫!莫!莫!” 实绍兴乙亥岁也。翁居鉴湖之三山,晚岁每入城,必登寺眺望,不能胜情。尝赋二绝云:“梦断香销四十年,沈园柳老不飞绵。此身行作稽山土,犹吊遗踪一怅然。” 又云:“城上斜阳画角哀,沈园无复旧池台。伤心桥下春波绿,曾是惊鸿照影来。” 盖庆元己未岁也。未久,唐氏死。至绍熙壬子岁,复有诗。序云:“禹迹寺南,有沈氏小园。四十年前,尝题小词一阕壁间。偶复一到,而园已三易主,读之怅然。” 诗云:“枫叶初丹槲叶黄,河阳愁鬓怯新霜。林亭感旧空回首,泉路凭谁说断肠。坏壁辞题尘漠漠,断云幽梦事茫茫。年来妄念消除尽,回向蒲龛一炷香。”又至开禧乙丑岁暮,夜梦游沈氏园,又两绝句云:“路近城南已怕行,沈家园里更伤情。香穿客袖梅花在,绿蘸寺桥春水生。” “城南小陌又逢春,只见梅花不见人。玉骨久成泉下土,墨痕犹锁壁间尘。”沈园后属许氏,又为汪之道宅云。

我们今天熟知的沈园故事基本上就是从周密这儿来的,包括陆游娶的是自己的表妹,在沈园被投食之类的谜之细节。但是周密只说陆游发妻姓唐,名字还是不知道,而且也没有提《钗头凤》的和词。

正如前文所说,离陆游生活的年代越远,这个故事的细节反倒越多。到了清朝,陆游发妻被安上了唐琬的名字,只有两句的《钗头凤》也被补完了。

在考据所谓唐氏《钗头凤》之前,首先要确认陆游《钗头凤》的创作目的。一些现代学者的论述可以作为参考。比如吴熊和先生就认为陆游《钗头凤》与沈园故事无关。吴先生在《陆游〈钗头凤〉词本事质疑》中指出,南宋是非常顾忌男女大防的礼教社会,陆游就算对已经另嫁他人的前妻有千般怀恋,也断然不会强行把“山盟虽在,锦书难托”这种句子明白地写在墙上。如果唐氏是陆游真爱的话,陆游一定会保护唐氏,不应该不管不顾地让她难堪。另外,沈园附近又没有宫墙,到底是怎么写出“宫墙柳”的啊。

周本淳先生也在《陆游〈钗头凤〉主题辨疑》中指出,只有对妓女出身之妾,才会像周密说的那样“藏之别馆。” 而这种低贱身份的人也不会再嫁给高门士族,更别提真赵家人的赵士程了。另外唐氏向丈夫介绍前夫,然后投食play这种事情实在太魔幻,根本不会发生在南宋的。

而刘克庄“目成而已”的说法就靠谱了许多。周先生认为陆游《钗头凤》与沈园故事无关,他对前妻的怀恋也只体现在《沈园》二首绝句当中。如果陆游《钗头凤》真的和沈园故事无关,唐氏的和词也就只能是后人伪作了。所谓唐氏《钗头凤》最早见于明朝崇祯年间成书的《古今词统》。所以说啊,究竟是明清人考据能力逆天,挖出了宋人都不知道的材料,还是……你明白吧 (゚∀゚)

历史的真相总是这般残酷。但就算我们知道真相,也应该相信美丽的故事。因此,世间流传的所谓沈园故事,实则是假的。陆游钗头凤不是写给唐婉的,唐婉也没有回他一首。甚至于,唐婉也不一定真的叫唐婉。

参考资料:

吴熊和《陆游〈钗头凤〉词本事质疑》,

《吴熊和词学论集》1999

周本淳《陆游〈钗头凤〉主题辨疑》,

《江海学刊》1985年第六期


关于我们| 联系我们| 商务合作| 免责申明| 友情链接

@2018TT学习网(https://www.ttdbook.com)备案编号:苏ICP备18003855号